關於部落格
主要活動是同人創作與BL自創。
  • 1516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因與聿案簿錄「無題」黎嚴


 
  黎子泓Ver

  *

  習慣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就算黎子泓已經結婚將近一年了,他還是偶爾會到嚴司的家裡過夜,和以前不同的是,他們之間絕對不會有任何性行為,就只是單純待在嚴司身邊,感覺仍然單身的休閒與喘息空間。
  嚴司從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再也不讓黎子泓睡在他的房間裡,一定會在他來之前把客房整理乾淨,讓他能住進去。
  這樣的時候當然不多,畢竟黎子泓與嚴司曾經有過那種關係,為了避免擦槍走火,黎子泓與嚴司更不會像從前那般親密,只是維持的某種僵硬的生疏。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某天晚上黎子泓沒有告知嚴司他要去對方家裡過夜,便直接拿鑰匙開了門、走進去為止。
  一推開門就看見嚴司光著上半身,像是剛洗完澡的樣子,場面頓時有些尷尬。
  「……黎大檢察官、你也來得太突然了吧?」
  沉默的幾秒間,嚴司很快的調整完表情,笑笑的詢問,他沒有回答,只是注意到嚴司胸膛上的吻痕。
  那些痕跡在頸子旁也有、有些甚至蔓延到腹部以下……
  黎子泓當然很明白那些都是怎麼造成的。
  「前男友?」
  一個同樣光著上半身的男人從嚴司的房裡走出來,手上拎著嚴司的衣服,看見站在門口處的黎子泓之後只是愣了下,隨即替嚴司穿上衣服,那樣的動作略帶有些遮掩的意思。
  「沒事,你先進房。」
  嚴司垂眸低聲要求,男人也沒說什麼,只是低頭在嚴司的唇上留下一吻,隨即配合的進房。
  黎子泓怎麼看都覺得那個男人隱約帶有自己的影子。
  除去眼鏡以外,那個人絕大部分都像他,輪廓、身高、身形、背影……
  或許對方也知道這件事情。
  「你也看見了,小黎,今天實在不適合讓你留下來。」
  嚴司一邊撥弄還濕答答的頭髮,一邊聳肩。
  「……嗯,抱歉打擾了。」
  黎子泓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垂下眼,然後依照嚴司的意思離開了對方的房子。
  或許之後再也不能這麼隨意的進入屬於嚴司的空間了。
  黎子泓在門外沉默的站了許久,最後將鑰匙從門縫底下放進去。
  他明白,已經該從迷戀嚴司的感覺當中走出來的時候了。

  *

  嚴司Ver

  *

  「……嗯,抱歉打擾了。」
  黎子泓壓低的聲音這麼說完之後,便依照他的意思離開了房子。
  嚴司並沒有立刻轉身離開,只是在原地呆站著。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和黎子泓分手、看著對方步入婚姻的殿堂……
  幾位知情的好友曾經來問過,但他沒有回答,只是笑著用亂七八糟的言語帶過這樣難堪的話題。
  事情如何發展成如今的模樣,他是再清楚不過的人。
  畢竟分手這件事情就是他提起並堅持的。
  本來嚴司就沒什麼信心可以與黎子泓長久交往,不過一年兩年過去了,他與黎子泓仍舊在一起。
  嚴司知道黎子泓有多認真的看待他們的感情,因為他也是。
  不敢說喜歡或是愛,只是他真的很努力的在抓住與黎子泓之間的聯繫。
  或許是時間到了,他們終究還是得分開。
  嚴司與黎子泓的父母相熟,時常透過電話聊天,某天在和黎子泓的母親談到近況時,被問起了黎子泓有沒有女朋友這件事情。
  那瞬間嚴司的心幾乎要停止跳動。
  是了,他們早就已經是適婚年齡,只是沉溺在黎子泓全心的情感中的他現在才想起來。
  嚴司當然知道黎子泓在別人眼中是多麼美好的對象,而他絕對不會是黎子泓最好的選擇。
  所以他提出分手,而黎子泓答應了他。
  沒幾年,黎子泓便結婚了。
  宴客當天,嚴司笑著到場,還包了很厚一包紅包送給他們,祝賀他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但是嚴司沒有留下,送完紅包以後就離開,隨即跑到酒吧去喝了個爛醉如泥,最後被一個神似黎子泓的男人送回家。
  不管是嚴司還是黎子泓,都不是會沉溺在過去光陰裡的人。
  隨時間過去,所有失序的一切都會重新回到正軌。
  他是這麼想的。
  撿起了黎子泓從門縫底下塞進來的鑰匙,嚴司垂眸看了許久,最後用力的將那把鑰匙握在手心當中。
  很痛,但卻真實。
  習慣之後,就不會再難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