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要活動是同人創作與BL自創。
  • 1516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因與聿「遺失」(太方)

 

那絕對不是現在才開始的事情。
 
而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逐漸遺失的……
 
 
一點一滴,緩慢的從後方進入對方的身體,你額上的汗水滑落在阿方被太陽曬得均勻的膚色上,勾出了淫靡的味道。
 
「一……太!」
 
被你壓制在柔軟床鋪上的阿方勉強回過頭,傾斜的角度仍然能看見對方眼角泛紅的樣子,與眼底深深的恨意。
 
和平常的信任還有友善不同,是巴不得能將你碎屍萬段的厭惡還有憎恨。
 
你沒有回答對方,只是有些自嘲的笑了下,隨後壓低身體吻上對方的唇,撬開了阿方倔強的齒,與他唇舌交纏……就算一切黏膩的親暱都只是假象,你還是甘之如飴。
 
「唔嗯……!」
 
像是感到噁心,阿方在愣住沒多久後立刻揮拳打向你,不過和平常凌厲的威力相比,現在的拳頭只能稱得上無力。
 
你在對方的水裡放了一點東西——以你的人脈和門道來說,這麼一點基本的藥物要拿到手還是很容易的。
 
也因為這樣,你才得以實現自己幻想多次的企圖。將阿方壓在自己身下狠狠的侵犯,不管不顧他的意願,就只是想得到對方而已。
 
然而你想過最多次的,還是有關性別的那個夢。
 
如果你或阿方其中一人是女性的話,結局一定不會是現在這樣吧?
 
你們會是校園裡眾人皆知、人人稱羨的一對,你能夠正大光明的以男友的身分排開那些接近阿分的人,也能夠霸道的將他守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也能直接的告訴別人,阿方是你的另一半。
 
甚至,你能夠詢問他願不願意將自己交給你,而不是用這種下三濫的方式……
 
就算摧毀了你與阿方從以前累積到現在的情誼,也只能夠得到對方這麼一次的機會。
 
微微側過頭,你舔了下被阿方咬破的唇,笑得更用力——只有這樣才不會讓胸口的疼痛太過明顯。
 
「配合點!」
 
將手伸到前方狠狠握住了阿方的性器,你說出狠話,同時將自己深埋在對方體內的性器完全抽出再一口氣進入,你滿意的看見了阿方痛苦中帶點愉悅的神情。
 
身體是誠實的,你只要多點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結果。
 
再也不手下留情,你安撫著阿方的性器並看著對方得到高潮後,直起了身體,緊扣住阿方的腰身,開始了狂風暴雨般的侵犯。
 
「呃、啊……」
 
發出了壓抑過後的聲音,無法做出激烈反抗的阿方只能無奈的任由你擺佈,你居高臨下的、深深的望著對方,卻不明白為什麼胸口中的空洞似乎開得更大了。
 
「阿方。」
 
忍不住似的,你模糊的開了口,就像平一樣呼喊著對方,卻在阿方回過頭來疑惑的看著你時感到無限後悔。
 
「一太……你、」
 
阻斷了阿方話語的,是你更加激烈的動作,或許你能猜到對方想說什麼,可是不想聽。
 
「為、什麼……」
 
然而那問句還是斷斷續續且含糊不清的被問了出來,其中可能還夾帶了一些像是會原諒你的可能性。
 
「你什麼也,不需要知道。」
 
伸出一隻手遮擋住阿方的眼睛後,你伏低身體,輕吻阿方的背部,留下了一道道痕跡。
 
阿方不需要知道你藏起來的是些什麼樣的情感,知道了,或許就會產生一些別的東西;而你,也不需要那種可能的原諒,更不需要那種彷彿能夠得到對方的機會。
 
不需要這種希望。
 
已經回不去的,就讓它再也沒有機會回去。
 
這樣就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