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要活動是同人創作與BL自創。
  • 1516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因與聿「總有一天等到你」(佟夏)(慎入)


   那天下午很難得,虞夏還有虞佟兩個人都在家。

 

  只有他們在家。
  虞因還有少荻聿兩個人,一個打工一個上課,於是偌大的家裡就只有他們在。
  虞佟一從廚房走出來,就看見剛吃飽的虞夏縮在沙發的角落,頭低低的、一頓一頓的,像是睡著了。
  輕笑著,他放輕腳步,緩緩走近他的雙生兄弟,卻沒想要叫醒對方,只是蹲了下來,由下而上的看著虞夏的臉。
  和他一樣的臉上眼下都佈滿了明顯了疲憊,光是看、就心疼。
  這年頭,警察這工作,光是行政組就忙翻了,何況是前線的刑事組;再加上虞夏認真盡責的個性,眼前這樣的光景總會出現在虞夏休假的日子裡。
  令人不捨。
  他伸手撫上虞夏的臉,原本只是想碰碰對方,不料卻將虞夏驚醒。
  猛地睜開的雙眸充滿戒備,使他停下動作,並且開口安撫。
  「沒事,夏。你在家裡,記得嗎?」
  對於虞夏而言,內容是什麼根本不重要,重要的虞佟的存在。
  一聽見他開口,虞夏立刻就放鬆所有的戒備,準備再度閉上眼睛。
  全世界,只有佟不必防備。
  「等等,夏,想睡的話到床上去睡吧。」
  趁著人還沒完全熟睡前,他搖了搖夏的肩膀,要對方上樓。
  畢竟要睡的話,還是床比較舒服。
  「床……」
  迷糊的再度睜開眼,夏愣愣地重複這個字眼,卻依然一點動作也沒有,讓他無奈地笑了下,接著開口催促。
  「對、到床上去……」
  但話還沒說完,不曉得是睡昏頭還是怎麼了,虞夏突然湊向他,然後二話不說的親、了、他。
  溫熱但遲鈍的舌探進他嘴裡,緩緩挪動,像是獅子巡視領地那樣,優雅且嚴謹。
  末了虞夏的唇微微退開,舔了下嘴角後又湊了上來,輕細的啄吻著他。
  忍了下,原本想將人拉開的他最後還是輸給久違的衝動,他一手扣住虞夏的後腦,他毫不客氣的反擊,一下子就將主導權奪回。
  正當上方的舌與舌糾纏的同時,手部的動作一點也不鬆懈,沒有留下一點空隙給虞夏,他用單手去解虞夏襯衫的鈕扣。
  當虞佟溫熱的手指一觸上肌膚,原本只醒一半的虞夏立刻完全清醒,睜開的眼炯炯有神,同時也跟著動手去解他的襯衫。
  他勾起笑,與夏的唇分離,轉而啃咬對方的頸項。
  反射性的縮了下肩膀,虞夏手上的動作跟著停下來──脖子是他的弱點。
  一下子,全身上下的感覺都被挑動,敏感了起來。
  可是就在他們準備脫去對方的衣服時,虞夏丟在客廳桌上的手機竟然在這時候不解風情的響起來,嚇得兩人用最快的速度分開來。
  尷尬的互看了眼,蹲在地上的虞佟拿過正在催促人類接聽的手機,遞給夏。
  只見上衣完全敞開、皮膚因情緒激動而微微泛紅的虞夏霹靂啪啦、怒氣勃勃的朝電話裡邊罵邊交代一陣,隨即掛了電話就站起身。
  ……瞎子都知道接下來的事情得要延後了。
 「局裡的電話。」
  一面用最快的速度扣上釦子,虞夏理了理凌亂的衣著,然後衝上樓將需要的東西抓下來。
下樓後,已經將自己整理好的虞佟就站在玄關等他。
  「佟……抱歉。」
  即使剛才有些模糊,但今天這難得的情事的確是他先引起的,結果突然收手的也是他,不免就對虞佟感到有些抱歉。
  ……雖然他自己也不好受就是了。
  「沒關係。」
  勾起他熟悉的笑,佟將手上的安全帽交給他。
  「總有一天會等到你的。」
  湊到他的耳邊輕輕說完這句,佟最後還吻了下他的耳朵。
  「路上小心。」
  然後他哥朝他揮手,笑著看他用有些狼狽的快速離開家裡的大門。
  他覺得被親吻的左耳微微發熱,像臉頰上的溫度一般。
 
  *
 
  深夜,他站在家中二樓燈光熄滅的昏暗的走廊,面對著緊閉的虞佟的房門。
  他向來不畏懼任何挑戰,勇於迎接所有困境可是個連他都自豪的優點,但是只要對上自家雙胞胎哥哥,幾乎沒有例外的,他總會避戰。
  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太重視;因為太瞭解對方,所以知道怎樣的行為會令他失望受傷與難過。
  可是這次來自哥哥的挑戰實在太令他火大。
  『總有一天會等到你的。』
  數天前的那個下午,佟溫潤的聲音以及話語還在他耳邊輕輕撫著令他敏感的位置,但是話語所含帶的意義卻足以令他抓狂。
  那是佟要他主動的意思。
  而在他主動之前,佟絕對不會有任何行動。
  虞佟是個冷靜而理智的人,而身為虞佟的雙胞胎兄弟的虞夏雖然衝動,但不代表他不理智,相反的,在所有衝動的表層下,他都是冷靜的,不然那些被他揍的人不會只是抱著肚子在地上還有亂叫的力氣。
  於是剛開始的那幾天,雖然只要看到虞佟朝他露出意有所指的笑以及想到虞佟說的那句「等你」就格外火大,可是他還沒真的失控到、直接騎到他哥身上的地步。
  「嘖。」
  小小的啐了下嘴,他咬牙、硬著頭皮打開了虞佟的房門。
  都已經逃了這麼多天了,再逃也沒意義。
  而且、他都已經挑了佟把燈關掉,表示已經入睡的時候進去了,這樣應該是不用直接面對……吧?
  仔細注意著開關門的動作,虞夏已經做到幾乎沒有發出聲音,而房內也如他所想的是一片漆黑,不過在床邊暈黃色小燈的照射下,他發現某個跟他一樣的人影就坐在床頭前,微笑著看他像小偷一樣的動作。
  「夏,等你很久了。」
  他這個老哥,未免也太瞭解他了吧!
  原本虞夏的計劃是這樣的:趁虞佟睡著的時候溜進來,然後等到下一次虞佟提起時,他就能耍賴,說是「我有去找過你,不過你在睡覺,所以是你的問題」。
  但是現在、很顯然的,這計劃已經被與自己像是有著心電感應的雙生兄長知道了!
  「你……」
  他咬牙切齒的正想說些什麼,卻被佟給打斷,對方露出那種讓他不得不聽話的笑,還拍了自己的大、腿──是大腿,不是身旁的位置。
  「夏,這裡唷。」
  死了。
 有些石化的在心中抹了把臉,虞夏的嘴角微微抽了下,才踏出猶豫的步伐,站到虞佟面前。
 也不逼他,虞佟就只是一直笑、並盯著眼前內心極度猶豫,但遲早還是會屈服的虞夏,然後非常有耐心的等,等到虞夏願意自己主動為止。
  要收服野性十足的大貓,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一定要按部就班,充滿無限耐性的等到對方願意信任自己才行。
  完全不曉得自家兄弟的想法,虞夏只覺得拖越久,佟臉上的笑容就越是氣勢逼人,於是終於下定決心把心一橫,跨開腿,坐上了佟的腿,並且摘掉了他的眼鏡。
  唇與指的動作同時進行,夏一邊低頭啃咬著佟的耳朵、脖子、鎖骨,一邊脫去佟身上略顯寬鬆的睡衣。
  而佟則是平衡他的重心,將手擺在他的腰上,當然也沒有因此而安分,佟細長的手指時不時的透過布料,摩娑他的腰部,讓虞夏略顯焦躁。
  沒多久,虞夏的呼吸便開始有些凌亂,手上的動作也漸漸的雜亂無章起來,而吻則變得像是舔拭。
  因為虞佟的手指時不時的輕劃過虞夏那麼還藏在褲子裡、某個敏感的部位。
  從鼻子裡哼出了一點點聲音,夏的腰身輕輕擺動。
  勾著笑,佟湊上前舔著夏仰起的頸部,靈活的指節則開始褪去夏的褲子。
  「嗯……」
  衣料擦過勃起的性器的瞬間,夏忍不住發出聲音,雙手扣住了佟的腰部,卻像是被捕獲的獵物,一時之間動彈不得。
  輕咬著夏的頸子,佟一手撫著夏的性器,一手將夏扣在他腰上、但已經忘了動作的手放到自己肩上。
  「啊……」
  佟技巧性的撫觸一下子就讓夏難以忍受慾望所帶來的快感,低下頭抵在佟的肩上,夏緊閉著雙眼、咬著唇,拼命忍耐一波波不停來襲的快感。
  才剛開始而已。
  「夏、別咬。」
  湊到夏的耳邊,熟知夏一切反應的虞佟低聲而溫柔的說著,下一秒立刻吻上夏的唇,並探出舌,與夏交纏。
  呼吸已經變得急促,快感也越發難以抑制,完全陷入情慾的夏扭著腰,伸手往下,也將佟的褲子給脫了。
  然後他們為彼此手淫,直到高潮如浪頭般打來。
  「嗯……」
  沒忘記在安靜的深夜裡,一切聲音都會被放大,虞夏壓抑著聲音。
  急促的喘息著,佟在稍稍平復呼吸之後,突然朝夏露出一抹令他感到不妙的笑,爾後人就向後倒在床上,扣著夏腰部的手再順勢一帶,虞夏便跪倒在他身上。
  由下往上看著佟,夏幾乎是第一秒就知道對方想要他做什麼了。
  「夏、這次,你要自己來。」
  ……果然。
  「潤滑劑你放哪去了?」
  咬了下唇,虞夏硬著頭皮,豁出去了。
  「床頭櫃的那個抽屜裡。」
  照著對方的話去找,很快就找到東西的虞夏一言不發的將潤滑劑打開,正想往自己身後抹時,佟伸手將他拉回身上,同時手指也抵上夏的唇。
  停下動作,夏不明就裡、疑惑的看著佟。
  只見虞佟輕輕摩娑著夏的唇瓣,接著在夏不抵抗的情況下,挑開那雙紅潤的唇,將指頭伸進夏的嘴裡。
  「唔……」
  感受到佟的手指在自己嘴裡緩慢移動,夏忍不住微皺起眉。
  「這裡,不繼續嗎?」
  又是一次不懷好意的笑,佟的另隻手探到夏的身後,若有似無的,輕撫過某個難以啟齒的地方。
  一直看似游刃有餘的虞佟其實只是在不停的忍耐,尤其是在看見夏為了忍受身後被異物進入的不適而輕咬他的指頭,並且閉眼皺眉的樣子時,虞佟更是使盡十二萬分的力氣在克制自己的衝動。
  擺在虞夏腰上的手指不停的挑逗著某人,惹得那個某人終於忍受不了這般騷擾,先是火大的用力咬了下他嘴裡的手指,然後抽出在自己身後進出潤滑的指頭,身體往後,接著用身後的某個地方蹭著虞佟的性器官。
  那張與虞佟相仿的臉上充斥著挑釁的性感。
  虞佟覺得,自己的理智在夏的這個舉動之下,斷得一乾二淨。
  動作俐落的扶住虞夏的腰,進入對方那濕熱而緊窒的甬道,佟坐起身,一下子就進入得很深。
  「呃!」
  雖然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但是因為虞佟進入的攻勢實在太過猛烈,因此虞夏還是沒能忍住自己的聲音,接著在佟有些失控的抽插下不停的溢出呻吟,結果更加刺激某個已經有點失去分寸的傢伙,在他體內進出的力道讓他更加難以忍受。
  「啊、佟……慢、慢點……嗯……」
  雙手搭上了佟的肩膀,夏忍不住仰起了脖子,呼吸已經無法控制,變得十分凌亂。
  「夏……」
  喘息著的兩人下意識的找尋彼此的唇,再一次吻著對方,彷彿一切的一切都在失控。
  「呃、啊……」
  一段時間後,佟與夏緊抱著對方,迎接快感抵達顛峰的那瞬間。
  平復了呼吸之後,他們並沒有分開,只是用頭靠著彼此的肩膀,享受交纏後的餘韻。
  興奮、愛撫、纏綿,而後虛脫般的釋放還有疲倦,對他們而言是種很奇妙的感受,卻又欲罷不能。
  又合為一體了。
  原本就是一個的他們,在出生前就被分開,而後他們只能透過這種行為回到那連他們也記不得的曾經。
  曾經。
  夏就是佟、佟就是夏的那個曾經。
  他懶洋洋的賴在佟的身上,而佟顯然也不想離開。
  輕輕的、溫熱的什麼在觸碰著他的頸項。
  佟的舌頭。
  反射性的縮起脖子,他疑惑的看向自家兄弟。
  「夏、再一次吧?」
  低著嗓音的佟的眼神有些暗,他不清楚是因為光線的關係亦或是一些他現在不想去思考的緣故。
  抿著唇,他靜靜看著佟,然後湊上自己的唇,與佟再次交纏,而後回到那個曾經。
  再一次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