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要活動是同人創作與BL自創。
  • 1516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因與聿 「最後一次大哭」 (佟夏)


 

  還記得那已經是很小時候的事情。

  每每想起來都不由得感概一下時間過得很快,二三十年的時間竟然一個轉眼就溜走了,連同當初那個他一直覺得很可愛的弟弟也一起帶走。

  「……還給我混!我要的東西在哪裡!」

  而那個可愛的弟弟現在則變成了這個樣子。

  從辦公室外面經過的虞夏一面罵著一面加快了腳步,他看見周圍的同事們一個跑得比一個還要快,就怕踩到虞夏怒氣的尾巴,然後被狠釘。

  無奈的笑了下,他站起身,拉開行政組辦公室的門,朝虞夏那裡走。

  剛完成任務收隊回來,大概身上又多了不少傷口了吧。

  但是才剛踏進刑事組的辦公室,他就看見虞夏手上拿著瓶很眼熟的工業用酒精,頓時讓他的神經有點斷裂。

  「夏,我不是說了受傷就乖乖去包紮,你又想用工業酒精隨便消毒!」

  然後所有人就看著虞佟抓著虞夏往隔壁的醫院走出去了。

  小時候明明夏很怕痛的,常常一點小傷就哭的驚天動地,總是會讓他為了安撫對方而露出手足無措的樣子,然後看著他慌張的樣子,小虞夏總會很沒良心的笑出來,就停止哭泣了。

  這樣的事情在那時候很常發生,直到他們升上小學五年級,發生一場車禍後,他就再也沒有看過夏哭了。

  他記得,那也是夏這輩子最後一次大哭。

  他們就讀的國小離家裡很近,省錢的同時也算是順便訓練身體,他們的父母總是讓他們自己走路上下學;由於附近也還有其他的小孩子住在同一個區域,會有小小的路隊,再加上當時的治安並沒有現在這麼糟糕,所以父母們都很安心讓小孩自己上下學。

  虞佟還記得,上學的路就在馬路旁邊,所以老師們都會交代,要學生記得靠裡邊走,並且不能兩人以上並排走。

  可是大部分的小孩子總是在離開老師的視線之後就成群的湊到一起,老師的話很快就忘得一乾二淨。

  因為即使並排走,也不會發生任何事情,每一天每一天,都非常平凡。

  事情就是發生在這樣平凡的日子,才會輕易的就被每個人都記住。

  那一天放學,有台酒後駕駛的車子在馬路上搖搖晃晃的前進著,甚至幾度開上人行道,路隊裡有些人都注意到了,就開始關注那台車的動向,當然他也是;不過當時正和朋友們打鬧著的虞夏就沒這麼高的警覺心。

  而隨著那台車與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他的神經也跟著繃緊。

  直到事情發生的那一刻,夏與附近的朋友才終於反應過來。

  走在最外圍的虞夏差點就被那台速度極快的車子撞上,趕上那瞬間並且將人拉開的虞佟就沒有那麼幸運,幼小的身軀被高速行駛的車子擦撞到,然後朝一旁跌去,還稚嫩的身體靜靜的躺在人行道上,沒有一點動靜。

  周圍佈滿尖叫聲。

  為了閃避孩童而往外車道閃的車子撞上另一台車,車體毀損的同時也停了下來。

  附近一片混亂,虞夏卻只記得睜著圓圓臉上的大眼睛,動也不動的一點反應也沒有,只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盯著倒在地上的虞佟,直到附近住家裡的大人跑出來幫忙,都還沒能回過神。

  後來他在醫院醒來,就被一直守在床邊的雙生弟弟撞倒回床上。

  小小的虞夏緊緊抱住他,忍耐了好幾個小時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哭得唏嚦嘩啦的虞夏一邊向他道歉一邊將眼淚鼻涕擦在他的衣服上。

  聽說酒駕的駕駛賠了一筆錢,與他們的父母私下和解,再加上他的傷勢僅是虛驚一場,唯有手腳上有著較為嚴重的擦傷之外,其它倒也沒什麼大礙──雖然傷勢看上去還是挺嚇人的就是了──這件事情也就沒有再繼續鬧大。

  他還記得那天夏抱著他哭了很久很久,可是在那之後就真的一次也沒哭過了。

  後來上了國中,夏甚至參加社團,去學了很多像是跆拳道、柔道等武術或防身術之類的東西──當然夏也很順便的就把他拖進去一起玩弄別人──個性也就漸漸出現現在的雛形,又過了十幾二十年後……

  「嘖,不過是一點小傷就跑來醫院真的很大驚小怪耶你,佟。」

  就變成現在這副樣子了。

  當年那個可愛的、軟軟的很好捏的虞夏乾乾脆脆消失的相當徹底。

  「你要是可以再注意一點我就不用這麼擔心了。」

  無奈的嘆口氣,有時候他還真是挺想念以前那個虞夏的。

  「……有你在幫我擔心不就好了。」

  撇過頭,小聲的說著他差點就沒有聽見的話語,他愣了下之後看向對方,接著不意外的發現一向害羞的夏果然紅了耳根。

  稍微忍耐了下卻還是沒忍住,他笑了出來。

  「我已經擔心你一輩子了,還不夠嗎。」

  雖然懷念小時候的那個虞夏,不過現在的虞夏,也是很棒的、他的雙生兄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