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要活動是同人創作與BL自創。
  • 1516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因與聿 【口袋中的、溫暖】 (黎嚴)

 


 

【口袋中的、溫暖】


 

最近這幾天,寒流接連著來,嚴司的災難也接連著開始。

先是一場小感冒一直治不好,然後工作又一直進來,無法好好休息與低溫的環境,讓嚴司的感冒更加嚴重,每天的精神都差到最頂點。

今天更是糟糕透頂。

咳嗽、發燒、鼻塞、頭痛……等感冒症狀在今天爆發到最嚴重的程度,讓嚴司一度想要把自己的腦袋摘掉。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今天已經快要結束了,而今天結束之後,嚴司就有三天的假期在等他。

「咳咳……」

有氣無力的咳了幾聲之後,嚴司虛脫的趴到桌上去。

「阿司?」

就在嚴司癱軟著伸手要去抽衛生紙時,從門口傳來熟悉的、前室友遲疑的聲音。

「嗨……親愛的,你家上司又吃飽沒事到你那邊閒逛啦?」

看著他的前室友微微皺起眉,嚴司先擤完鼻涕,才用咳嗽到有些沙啞的聲音打招呼。

「你沒事吧?」

「啊啊、只是感冒嚴重了點,基本上應該是沒事。」

抓著椅子往旁邊挪了挪,嚴司空出位置給黎子泓,然後再度趴到桌上去。

「你明天有假嗎?」

打開電腦,黎子泓一邊處理事務一邊詢問著。

「哈哈,三天。」

趴在桌上的嚴司一邊調整著自己覺得舒適的姿勢,一邊回答黎子泓的問題,雖然他的回應還是一樣很討打,不過語氣不是平常的活潑,而是虛弱。

「你今天自己開車來?」

「當然啊……不過我回家的時候考慮大眾交通工具或是計程車。」

他覺得他快暴斃了,這種狀態下開車超危險的,撞到人要賠錢、自己撞一撞還是要支出醫藥費……

「你應該可以下班了吧?怎麼不先走?」

手上的動作稍稍停頓了下,黎子泓繼續問著。

「拜託……我剛忙完耶大哥,稍微休息一下不行唷?」

模糊的聲音傳來,根據多年來的相處,黎子泓知道嚴司現在的狀況真的很糟,大概再一段時間就會睡著了吧。

「你打算什麼時候走?」

「……等我睡醒吧……」

「那我今天載你回去好了。」

這麼說完之後,等了一陣子只等到嚴司規律但不怎麼安穩的呼吸聲,黎子泓輕嘆口氣,伸手輕輕撫過嚴司的頭髮,然後拉過他披在椅背上的外套,小心翼翼的披在嚴司身上。

雖然身為醫生的嚴司體力好到可以到處蹦噠(?),但卻還是常常感冒什麼的,雖說不至於讓人總是惦記著,但是一想起來,還是不免會感到擔憂。

想到這裡,黎子泓停下了手中工作的動作,伸手輕拍了拍嚴司的頭。

 

 

當嚴司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班時間再晚一點了,整間辦公室空蕩蕩的,只剩他一個。

隨意的耙了幾下稍微被睡亂的髮,嚴司輕晃了晃腦袋,感覺那些因為感冒所帶來的難受稍微減退了些,但是疲憊的身體還是很沉重。

「醒了?」

正當嚴司想要站起身去整理自己的東西時,黎子泓的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

轉過頭去看,嚴司看見黎子泓拿起了他身上的外套,甩開了皺折之後穿到身上。嚴司這才發現原來剛剛披在他身上的那件外套是他前室友的。

「喔喔好冷!」

溫暖的外套被拿走之後,嚴司同時也發現氣溫真的給他有夠低的。

「……去穿你的外套、然後把東西整理整理。」

一瞬間有點無力的黎子泓扶了下額,輕輕的往嚴司的腦袋巴下去,並且催促著對方。

「喔……!你竟然這樣對待一個重感冒的人……」

「你現在精神很好嘛。我載你回去,要不要走?」

打斷了嚴司的廢話,黎子泓挑起一邊的眉,帶著「你再繼續囉嗦,我立刻走人」的氣勢,讓嚴司摸摸鼻子閉上嘴,收拾東西去。

雖然這麼說,但是嚴司還是一邊碎念著像是「怎麼那麼粗魯……」、「真是一點也不體貼……」這樣的話語,一邊俐落的將東西收拾好,最後站到黎子泓面前,煞有其事的做出敬禮的動作。

「報告!已經準備好了!」

看著明明就還很虛弱的嚴司就連重感冒都要搞怪,黎子泓最後還是忍不住失笑,而嚴司也一同笑了出來。

他們都很瞭解對方,同時也拿對方沒轍。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懂得包容彼此。

 

 

雖然室內相當的溫暖,可是一走到室外、吹到風,嚴司就有些受不了的縮起肩膀,同時感覺自己的頭又再度痛了起來。

「天啊……怎麼這麼冷!」

不停的搓動著雙手企圖以這樣的方式獲得一些熱能好讓自己不那麼難受,嚴司現在只希望可以快點躲進車子裡。

「你也太誇張。」

並未感受到嚴司所說的那些寒冷,無奈的看了嚴司一眼,雖然黎子泓在嘴上這麼說著,卻還是把人拉過來,將自己的圍巾圍到嚴司的脖子上。

「喔謝了……噗!」

圍巾一圍上來,立刻就感受到暖意,嚴司將手搭載黎子泓正在替他調整圍巾的手上,但是難得充滿了誠意的道謝言語才說了一半,就被黎子泓冷不防的、彷彿要將人勒斃似的將圍巾拉到最緊給打斷。

「黎子泓你幹嘛!」

用著到外頭來不過幾分鐘便已冰冷的手不斷拍打著黎子泓的手,真的被嚇到的嚴司連忙掙脫,然後狠瞪著眼前這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檢察官。

「別再感冒了。」

握住嚴司的手,黎子泓有些粗魯的將人拉到自己身邊,然後就著這樣的動作,把嚴司的手拉進自己外套的口袋裡,好讓嚴司可以取暖──雖然走路的時候將手放在口袋裡還挺危險的。

黎子泓現在的確是有些生氣,不然他不會這麼粗魯的對待嚴司的。

如果嚴司沒有感冒的話,現在他的手應該是會比黎子泓的手還要溫熱的。

「幹嘛?生悶氣囉?」

盯著黎子泓的側臉好一段時間之後,嚴司用手肘輕推了推黎子泓,然後勾起一抹瞭然的微笑。

對於黎子泓態度的突然轉變,嚴司沒有任何的不高興,反而有點惡作劇得逞、會令人勾起竊笑的小小愉悅。

「……」

瞥了嚴司一眼,黎子泓決定不跟嚴司爭辯,而是選擇用力握緊了嚴司的手,讓他在稍感疼痛之後閉上嘴巴。

「你真的很彆扭耶。」

沉默了一陣子之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嚴司在嘴上這麼揶揄黎子泓的同時卻也握緊了他的手,並且感覺自己冰冷的手漸漸的被溫暖。

「少囉嗦。」

淡淡地回了句,黎子泓知道自己說不過嚴司,所以他希望嚴司可以乖乖閉上嘴就好。

「好吧好吧,知道你說不過我。」

揚起了名為驕傲的笑,嚴司如黎子泓所願的闔上嘴巴,但在同時也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肩並著肩,而在口袋中握著的手則緊扣在一起。

「嘖。」

黎子泓小小啐嘴的聲音沒有被放過,嚴司無聲的笑了起來,而看見這笑容的黎子泓雖然無奈,卻也微微勾起嘴角。

透過口袋中相握的掌心而傳到心中的溫暖,讓他們覺得這個冬天好像沒有那麼冷冰冰的了。

他們攜手、緩緩走向停車場,然後回家。

即使還有許多考驗就近在眼前,但是他們相信,他們可以一直走下去,直到那藏在大衣口袋中、握在對方手上的溫度冷卻為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