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主要活動是同人創作與BL自創。
  • 151664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因與聿 【下墜】 (虞夏中心) (雙生衍生)

 

 

 

【下墜】
 

 

 

 

 

 

 

 

  他知道自己正在墜落,抓著那個他盯很久的人的手腕,然後從八樓往下掉,在他視線當中的天空正在後退,不斷地、持續地後退著。
 

  啊……又要讓佟擔心了吧?
 

  望著天空,他這樣想著。
 

  不是沒有試圖阻止自己的下墜,但是手上抓著的那人的體重讓他無法發揮,於是他只好往下墮。
 

  他的天空正在往後退,就如同多年前的惡夢一樣。
 

  

 

  *
 

 

 

  那天晚上虞夏睡得很不安穩。
 

  悶熱的天氣再加上不知為何感到難過的雙手及雙腿,蓋著身體的被子也讓他覺得難受;然而不蓋,夏季夜晚微涼的氣溫又讓只穿著裡衣的他感到過於寒冷。
 

  怎麼樣都不對勁,真煩。
 

  這樣想著,虞夏又是一個翻身。
 

  躺了好一會兒仍舊睡不著覺的虞夏有些氣惱的睜開眼睛,深深地吐了口氣,然後又再度翻過身。
 

  真是夠了。
 

  頭上快要冒出青筋來,睡不著覺和一種無法言諭的煩躁緊緊纏著他不放。
 

  然而在虞夏又想翻個身調整姿勢的時候,有個溫熱的物體貼上他的背部,還有手臂擱在他的腰間上。
 

  「夏……」
 

  虞佟溫潤的聲音傳了過來。
 

  「佟?」
 

 

  他吃了一驚,自從他和佟分房睡之後,佟幾乎不曾在半夜主動來找他的。
 

  原因不外乎就是因為佟知道他很容易就能夠入睡,另外就是他們都需要充足的休息與睡眠。因此他們很少會在半夜摸進對方的房間。
 

  「……你還沒睡?」
 

  似乎是沒想到他還未入睡,佟放得很低的音量貼著他的耳廓滑過。
 

  他縮了下身體。
 

  「嗯,有點悶,睡不著。」
 

  也將自己的音量放低,他沒有轉過身,只是繼續背對著佟,然後閉上眼睛,細細地聞著佟身上的味道。
 

  「是嗎……我也覺得有點悶……」
 

  有些低沉的聲音,佟一邊這麼說著,卻一邊朝虞夏那邊貼的更緊,環著他腰部的手也越發的收緊。
 

  有點難過。虞夏這麼覺得,但是他也沒有掙扎什麼的。
 

  而且,他覺得今天的佟很怪,一種說不出來的怪。
 

  「佟?怎麼了?」
 

  向來有話直說的虞夏輕輕的用手肘推了推在他身後的虞佟,疑惑地問著。
 

  就算今天從高中畢業了,也不用這麼感傷吧?
 

  何況,他和佟從來就不是那種會把時間用在感傷這件事情上的人。
 

  「……沒事。」
 

  沉默了一陣,佟才悶著聲音回答。
 

  「屁,一定有事情,快說。」
 

  睜開眼睛,他轉過身,用放低的音量逼問著。
 

  佟睜著眼睛,平日裡溫和帶笑的臉龐已經沒有笑容。
 

  「……佟?」
 

  愣了下,他伸出手去觸碰佟的臉頰。
 

  「……我只是做了一件事情……」
 

  抿著唇,佟的表情顯得有些猶豫。
 

  「你做了什麼?殺人放火嗎?」
 

  揚起眉,他有些沒氣的問著,然後才繼續往下說。
 

  「沒有吧?佟你要做的事情你一定都會先想過的,所以不用太擔心,儘管去做吧。」
 

  輕輕地撫過了佟的臉頰,虞夏揚起微笑。
 

  很少數的時候,穩重的佟也會也不安的情緒以及猶豫,這時候的佟總是會像現在這樣,貼住他的背,想從他身上找到一些慰藉。
 

  而他會轉過身,撫過佟的臉頰,這麼說。
 

  「嗯……我知道了。夏,謝謝。」
 

  終於露出了他所熟悉的笑容,佟傾身向前又抱住了他。
 

  「沒事了?沒事那就睡覺吧。」
 

  也抱住了佟,他做了個深呼吸,然後閉上了眼睛。
 

  「嗯,夏,晚安……」
 

  那天晚上,他原本以為有佟在他的身邊,他至少可以忍受那種夏季的燠熱而睡得好一些,可是結果並沒有。
 

  那一天晚上,是他頭一次在有佟陪伴的夜晚做了惡夢。
 

  夢中,他不斷地下墜、下墜、下墜……
 

  一開始在他視線當中的天空還是蔚藍的,最後隨著他的往下,越發的漆黑。
 

  最後除了黑色,已經看不見任何顏色了,可是他卻還在往下掉落。
 

  他伸手,沒有人握住他、將他拉上去。
 

   

 

  就連佟也沒有。
 

  沒有人拉住他。
 

 

 

  *
 

 

 

  他仍舊記得,他做了惡夢的隔天發生了什麼樣的大事件。
 

  佟帶著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女朋友,回家,然後說他們兩個要結婚了,因為女朋友的肚子裡有個小朋友正等待出生。
 

  家裡的人都露出了震驚的神情,但隨即笑了開來。
 

  在他們高中的那個時候,一畢業就結婚的人其實還挺多,只是他們從沒想過,看上去就只是乖乖唸書的佟也是如此。
 

  他們圍著佟和佟的女朋友,嘰嘰喳喳的,開始討論起訂婚、結婚的事情。
 

  而站在樓梯口的他看著那個佟所謂的「女朋友」,心中簡直難以置信。
 

  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是佟的女朋友,只是一般的好友罷了。
 

  「夏……」
 

  像是發現他的情緒一樣,佟不知何時靠了過來。
 

  他僵住身體,說不出話。
 

  昨天晚上說的「我只是做了一件事情」,指的就是這件事情?
 

  幫別人養老婆孩子、戴頂綠帽?
 

  「夏……」
 

  就站在他面前的佟垂下眼瞼,低低地唸過了他的名。
 

  「你自己做的決定,你自己不要後悔就好。」
 

  拋下了這句話,隨後他轉身就走。
 

  他不是生氣,也不是不能接受那個女人──畢竟那個女人與他和佟的交情真的不錯──只是有某種他不明白的情緒正在高漲。
 

  他只是從來沒有想過他和佟之間會有另外一個人介入。
 

  他只是從來沒有想過佟會幫別人做這種事情。
 

  從那天之後,他和佟之間雖然感情還是一樣的好,但是虞夏和虞佟彼此都知道,他們之間有不知名的東西被硬生生地切斷。
 

  虞佟不知道該如何才能夠回到更早之前,他們默契絕佳的時候。
 

  虞夏在那之後,一直拒絕他的接近,只是在表面上維持著從前的那樣子。
 

  他們之間,就這麼悄悄地斷了心靈上的連結。
 

  他們都知道,卻也都沒有說。

 

 
 

  *
 

 

 

  虞夏伸出手,想要抓住空中的東西好讓自己落下的情勢減緩,但是手中揪著的那人的重量不斷地造成他的負擔,拖著他一起往下、往下、往下……
 

  他視線當中的天空正在後退,不斷地、不斷地。
 

  他想起當初的那個夢。
 

  其實他想尖叫,想要大聲地呼救,他想佟出現、救救他。
 

  但是他發不出任何的聲音,連開口都有困難,像是有人掐著他的脖子和他一起往下掉。
 

  在那片逐漸變成黑色的天空當中,他看見的不是別的,而是佟牽著那個女人的手的畫面。
 

  「……佟!」
 

  倒吸一口氣,虞夏猛地睜開了眼,他從夢境中掙扎著醒過來,醒來的那一瞬間像是他的惡夢終於落到盡頭,他摔在醫院的病床上。
 

  「夏?」
 

  佟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溫和的聲音還是像那天晚上一樣,沒有太多的改變。
 

  他想起來了,那個害他從八樓摔下來的混帳!
 

  「那、那個……」
 

  他摘下了臉上的呼吸器,掙扎著想要起身,同時開口,但是卻渾身無力,說不了幾句話,而佟也毫不客氣的就將他押回床上,然後再將呼吸器戴回他的臉上。
 

  「不要急著起來,你還需要好好休息。我們已經掌握到一些關鍵的證據了,現在我問你答,這樣可以嗎?」
 

  小心翼翼地扶著他,佟的聲音裡頭盡是無奈。
 

  但是他卻能夠知道當佟得知自己墜樓的消息時有多擔心。
 

  握住了他的手,佟繼續往下說。
 

  「現在我問你的問題,是你就握緊,不是就放鬆。」
 

  他隨即握緊了佟的手。
 

  「……推你下樓的,是不是簡今銓……和廖義馬?」
 

  抿著唇,些許地猶豫之後,佟還是問了出口。
 

  最後,他也握緊了佟的手。
 

  他不明白為何廖義馬他們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就像他不明白為何佟會做當年那樣的舉動,不過於他而言,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似乎也就不再那麼重要了。
 

  其實他早已不再在意,但他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向佟說明,畢竟他們並沒有真真切切的撕破臉,偏偏那種若有似無的感覺又是最難解釋的。
 

  當他看見虞因出生的那一刻,他便再也不在意了。
 

  更或許,他能夠明白佟之所以答應幫忙的原因。
 

  「……夏……幸好、幸好你沒事……」
 

  佟握著他的手沒有放開,在問完問題之後的短暫沉默裡,佟更是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然後低下了頭,伏在床邊,壓得低低的聲音帶了一點點濕潤的、哭過的感覺。
 

  佟一定嚇得不輕吧?他竟然從八樓掉下來……
 

  「我、沒……事,這是……小、傷。」
 

  隔著呼吸器,他的聲音有點模糊不清。
 

  「什麼小傷!你知不知道接下來你要躺多久啊……小傷……以後犯人就算摔死了沒有供詞什麼的也無所謂,你給我好好地保護自己!」
 

  仍舊伏在床邊的佟沒有起身,僅只是伸出了手輕輕的在他的手臂上打了一下,然後近似吶吼一般地說著。
 

  他翻了個白眼,然後握緊了佟的手。
 

  或許,他們之間曾經出現過的那個嫌隙也早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自己乖乖地消失了……
 

  他靜靜地閉上眼睛,淡淡地睡過去。
 

  好吧,他承認,這一次可能真的傷得有點重了,所以他才會這麼累。
 

  佟緊握著他的手。
 

  而這一次,他再也不必擔心從夢中往下墜的時候,沒有人抓住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